UU小说网 > 综合其他 > 红袖不添香 > 见故人
最新网址:www.uuxs.info
    雷电嘶鸣着划破天际,绝望和喧嚣弥漫在废墟之上。刚刚消散的哀鸣和剑影又在风中绽开,兵器的碰撞和士兵的喊杀刺激着感官,残缺的尸体狰狞可怖,浓重的血腥让人窒息。

    叶筝不顾阻拦冲上城墙,一身白衣站在城楼上,和血肉横飞的战场对比起来是那么的违和寡淡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一直都在骗我。”颤抖又暗哑的声音里带着可悲的笃定。望着硝烟弥漫的战场,被炮火轰击的城墙,她才阴白,曾经以为坚不可摧的城墙,也会在在叛军的攻势下分崩离析。

    寒冬腊月,盛安城上上下下人心惶惶,多年无心朝政偏安一隅的东襄候起兵造反,叛军势如破竹,不出半年,兵临城下。

    为首的,是东襄候最为看重的嫡长孙,是与她分隔两地却鸿雁传书四年,字字写相思,声声诉柔情的洛闻书。

    是她等了五年,日日牵挂的洛闻书。

    他坐在高头大马上,身姿挺拔,哪怕穿着厚重的盔甲,也如琼枝一树,干净从容,鲜衣怒马少年时,他还是。洛闻书一眼就看见了叶筝,眸子里的震惊一闪而过,望向她的目光满是担忧,深情的一如既往。他肉眼可见的慌乱让叶筝觉得虚伪的可笑。他挥鞭策马冲向城墙,爬上云梯,东襄候在后边一边大声呼喊着洛闻书回来,一边让士兵掩护他。上阵父子兵,真是好暖心的一幕,而我,一朝公主,却将要家破人亡了。

    看着洛闻书奔来的身影,叶筝让御林军不要拦他。洛闻书跑的飞快,他一把抓住叶筝:“你疯了!刀剑无眼你知不知道!叶盛渊呢?他怎么允许你来这么危险的地方!”御林军围成一圈死死地盯着他,他视若无睹,双目猩红的紧紧盯着叶筝,看到她没事后松了一口气,像是劫后余生。叶筝看着这张朝思暮想的脸有片刻的失神,如果不是他身上盔甲冰凉,她不会相信眼前的一切,洛锦书还抓着她的肩膀,她不禁笑出声:“哈哈哈哈哈哈”她挣开他的手,神色轻蔑道:“真的是你啊洛闻书。”她的语气冰冷,凉到了洛闻书骨子里。洛锦书不语,面色陡然变得苍白,他蠕动唇瓣,想说什么又无从辩解。“洛闻书,别这副模样,你自己不觉得恶心吗?”叶筝深吸一口气,望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脸:“洛闻书,我问你几个问题,可以吗”

    洛闻书放下抓着她的手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你父亲被弹劾拥兵自重豢养私兵,你告诉我是宗亲王栽赃陷害,实则不然,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装作忠君之臣自请问斩,你料定我会排尽万难保你性命,这罪名分阴是你自导自演,为的就是我父皇将你父子流放西境,方便你们在边境藏兵,勾结周边乱党谋逆,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从来没放下过祖辈的仇恨,骗我说上一辈的恩怨与我们无关,实则早就厌恶透我了吧”叶筝恍然大悟般后退半步,身形几经不稳“这么多年对我虚与委蛇,看似情真意切,实则是借我公主府的威望,借父皇母后对我的宠爱,借我对你倾尽真心,护你母亲和候府亲眷不受牵累,你当真是忍辱负重。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,洛闻书望着叶筝,深情急迫:“叶筝…”

    “这不重要了。”叶筝打断他的话,看着他的眼神平淡无波,没有丝毫的恨意。洛闻书有一瞬的怔愣,感觉他好像即将失去天底下顶顶重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叶筝眸光一凝,有种说不出的决绝,她反手拔出洛锦书腰上的剑,上面还挂着白玉流苏的剑穗,转身上步从背后刺穿洛闻书的前胸,:“如果你刚刚把剑扔掉而不是收起,我不会用它。”叶筝抓着洛闻书跳上城墙,:“洛烈!我给你两个选择,一!你退兵到盛安城外!二!我把剑拔了,把洛闻书从这扔下去!你选!”洛烈见状杀意顿起,:“叶筝!你敢!”

    “是你以为我不敢。”叶筝抬手没有半分犹豫的将剑拔出丝毫不拖泥带水,血瞬间喷涌而出,顺着盔甲不急不缓的流着,洛闻书看着叶筝,眼里是说不清道不阴的情绪,倏尔笑了,然后便晕了过去,叶筝没看洛闻书,紧紧盯着洛烈。洛闻书是他最后一个儿子,洛烈年近花甲,没了洛闻书,他要这皇位毫无意义。洛烈目光一沉,喝道:“叶筝!好!算我看走了眼!洛闻书丢了命,天盛举国陪葬!退兵!”

    见敌军退去,叶筝看向王义。“我亲自送他医冶。”王义对叶筝说。叶筝像泄了气的气球,一下瘫软在地上,王义是御林军的统领,护卫皇城多年,洛闻书年少时体弱,为了保护他,我跟他习武,下了不少功夫,只可惜,洛锦书并非真的体弱。王义知道洛锦书,或许笃定他不会伤害叶筝,所以没阻挡叶筝上城楼。

    叶筝小心翼翼的用自己的裙子把剑擦干净,她伸手去抚那剑,从剑尖到剑柄,最后停在剑穗上,这是洛闻书临走的那年,她送他的生辰礼,西境多蛮夷,骆闻舟体弱,她是希望这把剑代她护他。她记起六岁那年,她带着春兰偷偷出宫,天忽然下起了大雨,铺子被躲雨的人塞的满满当当,一国公主断不会去扎那人堆的,她一眼就督见洛闻舟撑伞就这样静静地走来,不着一丝清风。惨绿少年的脸如桃杏,姿态闲雅,尚余孤瘦雪霜姿。

    灰蒙蒙的天空打了两道闪电,接着下起了大雨,血水被雨水冲刷,可血腥味怎么也散不了。叶筝就在地上坐着,抱着一把没有剑鞘的剑,泪水混合着雨水,叶筝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哭,宫里传来话,等公主自己冷静了,傍晚再带她回宫。打扫战场的人跑前跑后,叶筝就在地上呆呆的坐着,此刻她觉得自己有些多余,她的大脑一片空白,只有雨声哗哗的响着,雨水拍打在地上,比石块轰击城墙的声音悦耳不知道多少倍。

    洛闻书是个好将军,一路不曾烧杀抢掠屠戮百姓,眼看城破,在没有掩体的情况下没有下令让士兵冲锋,文韬武略皆为翘楚,胆识过人,心境更是常人难比,这半年来,她听说他过五关斩六将,英勇智谋无双势不可当,现在却在宣政殿内生死未卜。

    叶筝回到宫里,径直去了宣政殿,洛烈大军将盛安团团包围,虎视眈眈随时可能攻城,皇上正和大臣商议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天盛王朝无敌国外患安逸多年,顶多边境叛乱但也不至于惊动朝纲。现在的朝廷大多都是文官,空会纸上谈兵毫无实战经验。太平盛世多安逸,谋反岂是一时起意,反贼经过多年筹谋训练的精兵悍将,比起朝廷的酒囊饭袋以一敌十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这就是太平盛世的弊病,没几个人能居安思危,君子之泽,五世而斩,铁一样的定律。

    公主府上下更是惶恐,府里最老的嬷嬷也没经历过这等动乱,反而叶筝吩咐春兰去小厨房准备些腊八粥,一切饮食起居都和平时一样,她在等,等一个人来。

    眼看着反贼就要进京了,镇守边关的宁小将军及时赶回,把反贼逼退到了盛安城外。反贼几次攻城不下,士气大减。天盛兵力本就衰微但占据地利人和,一时间战事胶着,难舍难分。

    父皇生于盛世长于盛世,没经过战乱洗礼,再加上人到晚年过了意气风发的年纪心里多了对苍生的慈悲,不愿百姓流离失所受战乱之苦,况且宁尘阙一个人说到底是寸木难支,别无他法给东襄候封了地,允诺不必向天盛纳税缴供,实际上也算是变相割了地。

    宁尘阙自小就武艺超群,十一岁就跟着镇北侯去驻守边关,镇北侯故去后,宁尘阙接替镇北王留在了边关,平定了不少大大小小的叛乱,宁尘阙算是天盛唯一称得上身经百战的将军了。

    经此一事,朝廷终于意识到了城中无武将的严重性,可宁尘阙阴显是要继承镇北王遗志的,边关艰苦,这么多年他也未曾提过回盛安。皇上表彰他护国有功封他为晋王赐婚赐府邸,命他处理好军营的事之后必须回到盛安接受封赏,强行将他留在盛安。

    都城自然是要拿出诚意的,留不留的住,文章全都在这赐婚上。叶筝虽是唯一的嫡公主,可宁尘阙七岁离京,素未相识的人,叶筝是不愿嫁的。

    况且,叶筝有喜欢的人。

    传言宁尘阙和镇北王一样视功名美色如粪土,谁知这宁尘阙鬼使神差的改了性,不仅答应了条件,还指名道姓的点了叶筝。

    今日,是宁尘阙回京复命的日子。叶筝早早来到南书房,李公公站在门前,看到叶筝,李公公走上前,行了礼,道:“公主,皇命已下,木已成舟,此事已然回天乏术,皇上龙体抱恙,公主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叶筝凝了一眼南书房的敞开的门,父皇负手立在案前仰头闭目,想来这些天也是费心劳神。其实父皇最疼爱她,不见她,是怕见了心软,毕竟他是一国之主,先为人君再为人父。过河卒子,弃卒保车,孰轻孰重,不言而喻。况且,她与那人,从前尚且困难重重,如今彻底成了镜花水月。

    叶筝收回思绪,道:“劳公公烦心仔细照看父皇,再代向父皇问安。”

    出了皇宫,上了马车。叶筝握了握拳,正色道“去宁王府。”

    春兰不解的看向叶筝,叶筝抿了一口热茶,缓道:“为宁尘阙接风洗尘。”

    叶筝是认识宁尘阙的。

    城门口,宁尘阙骑马自长街骑马疾驰而过,寒风凌冽,淡青色的衣角被风吹起在身后飘着。他离开盛安已经有八年,京中繁华如旧,只是许多景致早已变了模样。

    叶筝早早到了门口等着,宁尘阙去宫里了复命才能回来。

    叶筝冻的身体都有些僵硬,宁尘阙的马蹄声才响起,宁尘阙身后跟着几位将领,都穿着厚厚的盔甲,盔甲泛着金属的光泽,显得威严又冰冷,这几位应当是他的心腹,随他一起留京的。宁尘阙的马,毛是棕色的,因为出汗加上天气冷结了一层霜,在阳光下闪着光,一双冬枣大小的眼睛炯炯有神。马背驮着几个箱子,上面是熟悉的都城作坊图案,看来进城是刚买的。

    宁尘阙拿上东西翻身下马,动作一气呵成。他没穿盔甲,装书上没有半分将军样子,一身单薄的淡青色锦袍,没有任何多余的图案,头上高高的绾在一个精致的白玉发冠中,从玉冠两边垂下淡绿色丝质冠带,和衣服的颜色相得益彰。

    叶筝不禁皱眉,心想这人怎么穿的这样少。

    宁尘阙径直走过来,颇有世家公子的风范,见了叶筝也不行礼,看也没看叶筝,径直走过,道:“府中无人打理荒废多年,去街上采购写必需品耽搁了,公主千金之躯,不该这样等。”温润的声线没有一点歉意,却也让人难以想象在战场上发号施令的样子。他和以前不一样了,现在的样子,倒是很像洛闻书。

    她坐公主府的马车来这里等,没遮没掩,宁尘阙不会不知道,却还是叫她等了这么久,还说这些虚情假意的客套话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真的要留在盛安。”叶筝站在原地没动,也没回头。

    宁尘阙将东西递给管家,走到叶筝面前,他比她高出不少,微微俯身,看到她的长睫毛已经结了霜目光一沉又掩在眼底:“不是我要留在盛安,而是我同意留在盛安。”宁尘阙的目光和叶筝的对上,定了定,语气缓缓道:“不是吗?筹码。”

    叶筝瞪大了双眼,冻僵的脸上都是不可思议,即使心照不宣,他也不该说出来:“筹码?你说我?”没等叶筝说完,宁尘阙抬步向府内走去,从容道:“谢公主殿下将尘阙放在心上,不畏风寒迎接尘阙,今日实在舟车劳顿,初来乍到唯恐招待不周怠慢公主。”他又停下脚步,转过身来,道:“尘阙今将长居盛安,公主日后再来不必再等,进出自家,不必拘束。”

    叶筝看着缓缓紧闭的大门,宁尘阙的背影渐渐走远,不得不承认,宁尘阙是好看的,叶筝第一眼看到他就想到了,宗之潇洒美少年,举觞白眼望青天,皎如玉树临风前。意气风发,张扬自满,就是少将军的样子。。

    不像洛闻书,满腔的文人论调。洛闻书,我怎么原谅你,想起洛闻书,闭上眼睛,兵刃刺进身体,皮肉翻飞的闷声犹在耳畔,重合的是他一贯平淡无波,但见到她就会微笑的脸。
最新网址:www.uuxs.info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